那边的剑纯别人剑我山河

向全世界安利冷cp,摸鱼爱好者,没有羊的盆栽。

摸鱼存档。
今天闹脾气的家亮。
小公举附身,戳他一下就哼唧一声。
傲娇如亮。

摸鱼存档,亮瑜,懒得画细节系列。
有动物拟,雷慎。
——————
梗出自家亮。
“好啦,乖啦不生气。”
“啧。”
“亲亲,乖啦。”
“……”

摸鱼存档,约兰传教
私设睡衣,有小孩,注意避雷,动作参考p2

摸鱼存档,白兰传教。动作有参考。

摸个鱼,一个炮太将珍视之物交于喜欢的姑娘的梗。

大概是车吧

去年写的婴儿代步车……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写的…… 车见评论

[农药伪全员向][主亮瑜]东风破袭(一)

*欧欧西
*私设多
*设定:
法师都使用魔道
张良能够探测魔道
魔道为一种法则,能够创造生命,但无法永生。
永生为神的权利
魔种为魔道的创造物

(一)
峡谷已经步入盛夏,本该寂静的午后因为蝉声显得喧闹,不由得使人心生烦躁情绪。本该因为光热充足而生长繁茂的新叶因为灼热气流枯黄卷曲。诸葛亮手摇羽扇退后一步离开气流环绕范围,一面又说道。
“公瑾聪明,的确为好学生。”
气流中心那人听言并未做多大反应,只是手指微动火焰迅速向诸葛亮所立之处蔓延。
诸葛亮自然是对周瑜会有的反应了如指掌,立刻踩着蓝色荧光闪现到一边。
“如此恩将仇报,实在教亮心寒。”
“卧龙先生大恩难报,瑜心不知如何回礼,只得如此。”周瑜收手将半截挽起的白衬衫拉下,热流因为失去掌控者很快便淡去在微热风中,凉意渐来。
“公瑾报恩之独特,亮竟意想不到。”羽扇轻摇,诸葛亮款款走进,凉风带起他脸侧一缕鬓发,鼻翼上细密汗珠周瑜难得看得真切。
这人人传道的军师少见的多出几分烟火味。他心说,脸上却没有太大反应。
“能教孔明意想不到,瑜可是自豪。”
诸葛亮对于周瑜一句话里能有多少真心不可置否,眼眸中染着淡淡笑意,眼看远处树下已有人手执龙枪等待便颔首将话题偏移。
“公瑾大可将此事宣扬,能与东吴大都督有如此深厚情谊不为幸事。亮有要事将辞去二三月,回来再与公瑾指教。”
“孔明有要事,自然是要事优先指教之事,回来不迟。”
敏锐如周瑜不可能不注意到那把龙枪,稍停顿又说道。
“既然蜀国有人来接,瑜就不缠着孔明了。”
“逐客令下得真快。”诸葛亮挪步向龙枪走去,似是犹豫,片刻又转过身说道。
“公瑾保重好身体,再会。”
话语来得不知所云,周瑜稍愣才回应。
“你也珍重。”
话音未落,周瑜也背身离去,风吹衣摆不刻便停。他突然觉得很熟悉,甚至有一种预感。
“孔明?”
他想转身看一眼,可消失的脚步声告诉他那人已经走远了。

诸多的杂事并没有让周瑜清闲太久,很快他就收到来自楚汉之地的信件。张良邀他前去商讨要事。从东吴赶往楚汉快马加鞭也要有一两月,来不及多思考,他将事情交代后就出发。
期间并没有多少波折,周瑜前脚才落地,后脚张良便出现在他面前,连派人接待的繁琐事项都直接略去,看来事态真的十分紧急。周瑜心说。
“子房前辈。”
纵使情况似乎不容许闲聊,周瑜仍旧谨记着礼仪,向来人问好。张良心有愁绪,也颔首回礼。自从进峡谷之后多有与楚汉往来,与张良私交也还算紧密,便没有过多的客套。
在带领下周瑜跟进小院,才进门不用抬头便能感受到一股强光。刺目得很,他心想。微微眯起眼睛,才看清那光源是什么。
看似是一本金色巨书,仿佛是张良手中的那本的放大版。散发光亮的符文环绕着,有一部分却晦暗得突兀。
“公瑾这一两月间是否感觉到过什么?”
张良开门见山,似乎并不打算做过多的前缀叙述。
“天有异变。”
“前辈是指魔道?”周瑜稍怔,很快便敏锐察觉到一二。血脉中最不愿与人提及的角落令他在很多时候可以预先察觉到不少。前几月孔明离去的时候他便已经有所预感。这次张良唤他前来的第一问,他就在心中确定不少。
“看来公瑾与良所觉相同。”
张良没有反驳,反倒手指那大书又道。
“将以言灵观测,自前几月就已窥探到魔道异动。只是不知这异动会有如何发展,但平静多年突然有动作,想来不是好事。”
“前辈所言,瑜也有所感觉。听闻大唐女帝曾接触过太古魔道,虽难高攀但或许能向狄公打听一二。”
周瑜手指符文晦暗之处,心中斟酌片刻又道。
“此次前来,曾向婉儿打探过一二,她并未有太大感觉。瑜猜测这异动,魔道愈纯粹之人,感受愈强烈。”
“此事怕是不简单,行使魔道者多会有所牵连,你我需通知各方暗地里加强防范。”
话语间,两人都产生并不明显的不安情绪,大有山雨欲来的感觉。晦暗光芒的符闪烁着,夹杂在光明之中,格外不详。

摸鱼,咩太是上天的礼物

偷跑两张唐羊手书的草图_(:з」∠)_

存点稿子,私设汪太x咩太